当前位置:

黎明沉眠[星际] 作者:岳千月(上)

Ctrl+D 收藏本站

 

  文案:

  三年前,远星际一纸噩耗。莱安皇太子于边疆壮烈牺牲,连遗体都无法还乡。

  帝国失去了那位天神般俊美耀眼的储君,也失去了本世纪最强的新晶人类之一。

  据说,太子留下了个可怜的未亡人。

  ……葬礼上,小未亡人黑发白肤,沉默着低眉扶棺,浑身写满了属于残晶人类的脆弱感。

  帝国的皇室与高层不禁大为皱眉:叫殿下生前爱得神魂颠倒的,居然是这么个俗物。

  .

  姜见明在帝国军校里当了三年咸鱼,平平无奇到了极点。

  毕业季,他淡定把包袱一卷,一脚迈进残酷的远星际战场,去给他家小殿下收尸。

  都知道残人类体质柔弱,没有半点儿战斗力。多少人或讥讽或惋惜,等着给这位不自量力的年轻人裹尸体。

  直到后来,苍白青年浴血踏遍焦土,抬手时枪声惊破长夜;清明眸底倒映银河,机甲的刀锋沐在晶埃与星光里。

  在他身后,无数新人类天骄心悦诚服,齐声敬称“统帅”;

  异星生物们闻风丧胆,瑟瑟发抖;

  富饶的光荣自治星领将他奉为上宾;

  凶残的宇宙海盗对他又爱又恨……

  姜见明微微一笑:“别那么夸张,我只是个体弱多病的残人类而已。”

  帝国众:“?”

  而当帝王从地狱走回人间。面对爱人曾为他把远星际搅了个翻天覆地的传奇故事,

  皇帝横眉冷眼:“胡说。统帅只是个体弱多病的残人类而已……所以,今天又是谁撺掇他上机甲了?”

  帝国众:“???”

  ——请你点燃那枯槁岁月,穿过旧文明的残火与万里寒星,于人类的黎明降临之前,苏醒在我的怀里。

  ——*——*——

  cp:铁血柔情皇子/皇帝攻×散漫淡定军校生/统帅受

  ★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,感谢支持正版;

  ★强强互宠,结局HE;

  ★脑洞流扯淡向星际,含自设世界观,长篇预订;

  ★请友好交流,祝看文愉快QvQ

  内容标签:强强 机甲 星际 未来架空
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姜见明,莱安.凯奥斯┃配角:盖乌斯,林歌,西尔芙,兰斯,赤龙┃其它:

  一句话简介:我家皇太子老攻究竟死在哪里

  立意:永不停下奋斗的征程

  vip强推奖章

  自黑波辐射扫荡太阳系之后,旧蓝母星纪元终结,人类分化为与晶粒子完美融合的“新晶人类”与不完全融合的“残晶人类”。新帝国历63年,年轻的军校生姜见明为了探明皇太子莱安.凯奥斯死亡的真相,毅然以残人类之身加入了星际远征军。而掩盖在历史尘埃下的的一曲壮烈战歌,也缓缓吹响了最终章……本文行文优美流畅,各个人物形象鲜明饱满,全新的世界观设置与精彩的剧情引人入胜。文章刻画了两位主角灵魂相契的深挚爱情,歌颂了人类亘古以来自强不息的奋进精神,值得品读。

 

 

第一卷 我见英魂 

 

 

第1章 毕业(1)

  半梦半醒间,他闻到了盛夏清晨的风。

  沙……

  风里有湿润的草叶香。

  姜见明意识朦胧,他想:我在哪里呢。

  淡阳搅乱了苍绿色,光粒从外头的枝叶间漏下来,鸟雀在远处啾啾轻鸣。

  年少的军校生趴在亚斯兰国立图书馆一条靠窗的阅览桌上浅眠,右手搭在翻开的书页上,宁静的白光簇拥着他。

  一只修长的手伸过来,揉了揉他的黑发。

  姜见明眼睑动了动,许久才睁开眼。有个修长的身影逆着光站在他的面前,一头如丝绸般柔软的白金色卷发,沐满了光辉。

  身影微微低下头,卷发散落,逆光中隐约露出一双美丽又清凛的眼睛,像童话里冬日的翡翠冰湖。

  那手指往下滑落,四根指尖轻轻地、眷恋地抚摸姜见明的脸颊。

  姜见明依然伏在桌上,侧头半睁着眼,一缕发丝垂在右眼前,“……莱安。”

  他叫出这个名字,沉默了一瞬。

  目光下移,他看到了自己右手下的书。那是一本新出版的诗集,摊开的一页赫然写着:

  〈战刃枕在烧焦的旗帜上。

  悲寂的风自北吹向南方。〉

  金发翠眼的皇子俯身,替他将头发拨到耳后。唇瓣开合间似乎温柔地说着什么,却没有声音传出来。

  皇子投下的阴影随着他的动作转移,光与影交织在诗集那雪白的纸上,仿佛昼夜在印刷的黑体字上轮动。

  〈葬钟在凌晨敲响。

  挽歌于黑夜吟唱。

  黄昏时分,最高峻山崖旁,

  凋零了一朵桀骜的金玫瑰。〉

  喀挞,喀挞……偌大的亚斯兰国立图书馆内,古地球制式挂钟的秒针发出轻响。

  四面是无数排漆木书架与上面古老的纸质书籍,除此之外再无他人。

  “莱安。”

  姜见明又叫了一声,叹了口气。

  而后他抬头,神情平静地说:“小殿下,我说过,死人就不要再到我的梦里来了。”

  咔擦!

  宁静白亮的梦境突然从中断裂,裂缝正好将年轻俊美的皇太子劈成两半。

  不远处的书架、近处的玻璃窗与枝桠、眼前的阅览桌与那本摊开的诗集,都化作碎片,在梦境中死去。

  唯有印刷字体像追光的黑蝴蝶,扑棱棱飞离了白纸,悼亡诗的最后的两行在半空中渐渐消失:

  〈不要哭泣呵,永恒的太阳陨落之时——

  我见英魂化作洁白之鸟,飞赴星海之巢〉

  “如果你实在想要托梦,”姜见明推开消散的诗集,缓缓直起上身将十指交叉,目光竟显得很诚恳,“应该去陈.汉克老元帅的梦里走走,快点告诉上层和皇室,他们的皇太子殿下的尸骨究竟凉在哪里——”

    • 上一页
    • 217
    • 下一页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