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夫君是未来首辅[基建] 作者:长亭渡(下)

Ctrl+D 收藏本站

 

第157章 

  此时的工部。

  周晟将秘方拿回去之后, 回去给那帮技术工们一看,他们瞬间眼前一亮。

  都不管周晟都不管还在不在这,自顾自的讨论起来。

  时不时的有人豁然开朗, 说道:“原来这里用量还有顺序是这样的,怪不得老失败,这个步骤不对。”

  “还有这里, 老秦你快过来看, 这个管里面也十分玄妙, 你看它是怎么放的……”

  ……

  工部这些技术工们得了这么个东西, 跟个宝贝似的揣着,往常过年的时候都没见他们这么高兴过,最近这几天仿佛天天过大年。

  周晟看他们这样子, 都没敢透露水泥的事情。毕竟水泥尚且没做出来, 也没有配方可供他们参考,若是他把林昭在折子中说的那些说给他们听了, 少不得要缠他许久问这问那。

  里面有很多东西他也不是清楚,到时候若是问得他哑口无言, 那他这个尚书的面子还要不要了。

  这边临安城里的人们知道这个新的县令正在鼓捣一个水泥厂, 一边好奇一边观望。

  崔员外倒是没有多问,反而出奇的大方,之前给林昭送银子他没收, 这次他又拿出了一笔银子, 美其名曰是免费资助,用于修建水泥厂。

  这下林昭没有推拒,崔员外这个名头找的极好, 眼下衙门实在是太穷了, 到时候修路又是一大笔银子, 到时候关于修路朝廷肯不肯拨款都还不知道。

  林昭收了这笔钱,转头就让人登记到了衙门的账上。崔员外对于登记到了谁的账上,他不清楚,但对方收下了他送的钱,他很开心。

  临安城里有四家大户人家影响力比较大,除了崔员外家,另外几家便是赵钱孙四家了,家家都富得流油。

  林昭一开始上任的时候请他吃酒给他送银钱就有这三家。但因为他拒绝了好几次,后来对方请他再出去吃酒他都没去,惹得对方十分不快。

  如今听说林昭弄了个什么水泥厂,一个保持中立,不吭声,另外两个则是持质疑态度。

  保持中立的赵老爷挺着个肥颤颤的大肚子,饭桌上一直没怎么说话,但凡开口都是在和稀泥,俨然一个和事佬的形象。说白了就是根墙头草,哪里有风往哪倒。

  钱老爷吃了口菜,说道:“孙老弟啊,我听说咱们新来的这个县太爷可是相当不识趣,之前送他那么多好东西,愣是全给我退回来了。”

  孙老爷搭话道:“可不是嘛,不光是你,我和老赵送的东西也都被退回来了。”

  “那姓崔的呢?我怎么听说前阵子他给县老爷送的钱被收下了?”

  “这事我也知道,他送的时候大张旗鼓的,还都是送的现银,直接送到衙门口。不过咱们那位县太爷是说衙门收下了,全部都充公放到了衙门账上,用来做建设用的,不是他自己私吞了。”

  钱老爷露出了个嘲讽的笑,“这事谁说的清,他说是放到了衙门的账上,那别人又不知道。谁知道他是不是悄悄挪到了自己账上?”

  “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那钱是姓崔的送的!”孙老爷提醒道。

  崔家的生意跟另外三家有不少区域的重合,大家属于彼此竞争关系。

  本来四大家是平等的,如今弄得在别人看来,崔员外倒是搭上了县太爷的船,他们关系近了,对于另外三家来说都是一种潜在的威胁。

  “这事你不提醒我也知道,且看看吧,什么水泥厂,听都没有听过。开不开的起来还不一定呢?”

  孙老爷听他话里有话,问道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  钱老爷得意的笑了两声,低声道:“那座正在筹建中的水泥厂占的那块地是我的,不过名义上写的是我侄子的名。”

  孙老爷笑了,“高还是你高。等他们开始筹建了,你再拿地契的事说事,保证搅和的他们开不下去。”

  赵老爷看他们俩说的话题自己也掺和不进去,索姓吃瓜子看戏。等形式明了了他在站队也不迟。

  见他们说的差不多了,赵老爷将陪酒的姑娘们招过来,一边揽一个,好不潇洒。

  刚说了地契的事钱老爷和孙老爷郁闷的心情好了不少,也都招了姑娘过来伺候。

  几个人聊一些风花雪月的事情,说的正是尽兴 ,钱老爷家里产业中的一个掌柜的忽然带来了一个小道消息。

  “消息可当真?”钱老爷闻言十分惊讶。

  “当真,是我的一个进城的亲戚告诉我的,他亲眼看见了,就那么一瞬间的功夫,直接将那个山炸出了一个很大的豁口。”

  孙老爷也很惊讶,他道:“你仔细跟我们说说。”

  “听说那东西威力很大,将无比坚硬的山石都能炸得四分五裂,还伴随着轰隆巨响。”

  钱老爷和孙老爷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两人相顾无言,刚提起的兴致又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消磨没了。

  “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竟有如此大的威力。”

  掌柜的想了想,按照亲戚所说,那应该是鞭炮?

  “具体是什么东西这个我也不清楚,就我那亲戚说跟过年时放的鞭炮有点像,但是威力要比鞭炮大的多。”

  “鞭炮?”

  掌柜的点点头。

  孙老爷有些犹豫,小声道:“那个地契要不然主动送给县老爷算了,他那能有那么厉害的炮仗,万一哪天把我们也给轰了……”

  “他敢!无缘无故他凭什么轰我们?就算他是官,但我又没犯法。”

  孙老爷手指敲了敲桌子,提醒他道:“那个地契,你要是真那么干了,那可不就是个把柄吗?到时候随意给你编排个罪名,有多少钱都保不住你。”

  这话说的钱老爷默不作声了。不得不承认,说的很有道理,挣再多的钱,要是没命花,那要那么多钱有何用?

  想了想,反正趁着没结梁子之前,能巴结讨好还是巴结讨好吧。

  钱老爷叹了口气,说道:“算了,赶明儿我就把这地契给他送过去,我先低这个头,给他示个好。”

  说罢他又对孙老爷说道,“那你怎么办?之前送的东西他都不收,也不知道咱们这位县太爷的喜好是到底是什么。”

    • 上一页
    • 129
    • 下一页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